• About Me




    Lily@Melbourne, Australia

    Login

  • Follow 静水深流 || Still waters run deep on WordPress.com
  • Archives

想到的与没想到的

这次公司举办的征文活动,我拿到了一等奖。得到这个消息后,有想到的与没想到的。
 
得奖是我想到的。我姐可以作证,在写就文章之时,我就大言不惭地告诉她拿个三等奖是铁板钉钉的事。其实说这话也是有根据的,因为看过其他之前刊登在报上的文章。大多数是纯粹的风景描写。虽然大人写文章不用太拘泥小学生地要中心思想段落大意,但是倘若是要写给别人看的尤其是参加官方承办的活动,那么开无轨电车随性而发必定要失分的,而且这个思想一定是要积极地向上地能催人奋进地。当然光有中心思想也还不够。我记得陆幼青说过一句话,一个人若很有感情地生活,那么他的文字也会很有感情。我对那次的旅行经历很是难忘。是第一次有意识出远门,单独投身于陌生的环境,每天设计游玩的最佳路线,真切意识到自己长大成人了。还有那一年我第一次探望了姑母,这个19岁时稀里糊涂坐上了北上的火车,从此终生客居他乡,在发黄照片上眉目清秀浅笑盈盈的姑娘变成了躺在炕上一口京味慈眉善目的老太太。也就是那一年,她去世了,也就是说我们的缘分仅此这一面。那一次北京,我带回了正宗盆柿悟在米缸里,亲身体验过了四合院,喝到了盛在奇怪瓶子里的牛奶,碰到了下雨天买了一把绿色透明伞,在天安门来回看帅哥警察,一个人吃完一盘饺子让老板目瞪口呆……太多太多的记忆,关于北京。坐硬座24小时,很不舒服,脚背肿得鞋子也穿不进,中途让快车也觉得难耐。可是,现在回忆起来却都觉得有滋味,那个对面坐的女孩去报到的是北邮,那个在满是油菜花的炎热下午,那个2个人的小小车站。所以我写这篇文章的时候,大概只用了半个小时。
旅行现在似乎变成了疗养,旅伴当中计较住宿食物的,上下要缆车交通要方便的,却鲜有在乎景致的。或者旅行变成了炫耀的东西,以前是港澳,然后泰国,再然后欧洲八国游有点钱的来点深度游,身边不同的几个人就已经分别向我描述了在尼伯尔阳台上晒太阳睡午觉的事情。这跟旅行,好像已经越来越远了。
这些是我想到的
我没想到的是,能拿一等奖。以我和编辑打交道的经历看,一个熟人是可以占很多印象分的。譬如叶倾城(这个我少时挺喜欢的作者),可以在《青年报》这样的报纸上描写自己晾在外面的内裤被风吹落的事情。我在公司的知名度,见报度都低到极点,所以我惊讶。也许如某个哲人说得那样,这个世界没有所谓的公平与不公平,而在于你自己的感知。你觉得公平了就得到公平了。我一直都觉得在职场上自己不受公正。我信奉“人人都是夏娃(亚当)”,对于小职位来说,每个智力正常的人都是能胜任的,之所以选择某个人,更多的是其他原因,各种各样的。一段时间里我灰心失望到了极点,因此去学了心理学,在老师的指引下与同学的交流中,渐渐领悟出一个道理:事实无法改变,但可以控制心情,别人让你难受,你就更不应该让自己难受。还清楚了个人的特性,我是慢热型的,而领导们是加速度的。我的工作进程一旦被打破就很容易七零八落难以为继,工作风格这样不匹配不兼容自然无法达到默契。这样想来心里就好过多了平静多了,这样说不是要消极对待,我可从来没有停止上进过或者去掩饰。每一次可能的竞聘都不放过,每一次填要求也都是明确表态。学习更是没放松过,尽管证书在公司里似乎派不上用场,尽管也听到过别人的嘲笑,可是一直都在学,语文算术英语计算机游泳瑜伽等等。
当听到有一个尖酸刻薄的主儿说直到现在还是觉得我最好,当听到久不联系在出版社工作的赵同学说我的文字可以出书了,当作文拿到一等奖的现在,觉得温暖觉得自己是有希望的。
 
读书时,语文课前会空5分钟给一个同学台上讲故事。轮到我讲后,老师是讲了一个典故,便是“一鸣惊人”的出处。当时我是头一次听到这样隆重的表扬,眼泪都快要流下来了。一鸣惊人便是很多年的座右铭,以后是厚积薄发、静水深流都是相关的。这些都是积极的暗示,不是么?
 

 

慢火车

 

随着生活水平不断提高,在出行方式上,先富裕起来的城里人不太再会首选火车,而是倾向于更快捷高速的飞机。可是假如时间允许的话,我还是喜欢坐火车去旅行。

在开往目的地的间隙里,坐在火车里的我有时会怔怔地呆住,望着那些不停往后奔驰的树影,会有一阵错觉,好像远去的不是向前飞奔的我而是那些不停倒退的树影。于是我的记忆跟着倒退,在倒流的时光隧道中,想起有你陪我慢慢地穿越大街小巷的日子,想起小时候爸爸带着我走很远很远的山路去采桑子的日子,想起念书的时候一个人在山林间田垄间听风看荷的日子……

其实,我坐火车的次数并不多,最长的一次也只有24小时,那是在1995年,京沪线。当时我还是个学生,图便宜买的是硬座从起点坐到终点,票价好像是76元吧。这趟列车还是绿铁皮的,就是最原始的那种,想来今天已经不太容易见到了。那个时候正值夏末秋初,很多莘莘学子扛着大包小包往学校赶。坐在我对面的是一个20岁的姑娘,一个人从上海到北京的某所大学报到。在那时很少有上海小孩舍得离开家乡离开父母的,她说是为了减轻家庭负担才这样,因为去那里除了可以少缴若干学费外还能得一些额外的政府补助。

这真的是一趟慢火车,逢站必停逢车必让。那些我曾经在地理课上顺着老师教鞭一一背诵过的站名:苏州、镇江、南京、蚌埠、宿州、韩庄、曲阜、泰安、济南,德州等都依次呈现在眼前,并且是以最感性的方式。小摊贩们铆足了劲头在每一列停靠的火车旁叫卖着各种当地的名特产——天津的脆麻花德州的扒鸡镇江的米醋苏州的豆腐干……几乎每一个站头我都会下去,呼吸一下那里的空气,买一份那里的地图以及带一点点的美食,也算是到此一游。

相对于如今的分秒必争惜时如金,那时的人们坐在慢得出奇的火车上,却很容易地放松神经安然恬淡,悠悠然地和同伴聊聊天打打牌看看报累了就把头一靠闭一下眼睛。我甚至都看到有人在不紧不慢地泡着功夫茶。

而前不久在南下的火车上,只要一有乘务员经过,邻座就要确认一遍什么时候到达杭州。途中火车停了仅仅2,3分钟,车上的人便个个心急火燎上窜下跳。其实如果没有什么火烧眉毛的事情,比预定的时间稍稍晚一点也没什么不好。那暖意融融的冬阳透过正在奔驰的车窗照在你身上,不是很惬意?那炊烟袅袅的田园风景或宁静致远的美丽山川,不是让你心旷神怡?

虽然火车每年都在提速,可相比人们愈走愈快的脚步它还是慢火车。成年累月奔忙在拥挤的车海人流高楼大厦中的我们,是不是也给自己留点喘息的时间?暂时关上手机,踏上一列慢火车,什么事情都不想什么事情都不做只是看窗外星河月光,落日夕阳。

我喜欢坐火车,慢慢地行使在铁轨上,咔嚓咔嚓地把我带到远方。

 

//听歌,万芳的《慢火车》

Advertisements

2条回应

  1. 有看到你在报上的文章,很不错.自然的表露"中心思想",不显刻意.从前学校学语文,要求写文章也好,看文章也好,要有意义.现在已是觉得不屑与做作.文章有趣就好,小说有令人揣摩的情节就好.寓意这种东西深潜而不需直白.
    所以我大概更喜欢你在这篇文前所讲到的曾在北京的经历.
     
    真的羡慕你所看的东西,和我看的相比完全象是不同的世界.
     

  2. 总是来这里看你的文字,我们素未平生,却一直都喜欢读这些淡淡的,却又不失热情不娇做的文字。
    希望平淡的日子里快乐无限!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