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About Me




    Lily@Melbourne, Australia

    Login

  • Follow 静水深流 || Still waters run deep on WordPress.com
  • Archives

如花美眷,似水流年

去了次红房子西餐馆。不瞒你说,这还是我的第一次。虽然现在更正宗的西餐馆铺天盖地,我也品尝过许多原汁原味的西式餐点。但这一次去红房子,还是怀着有点崇敬有点小心翼翼的心态踏入这家门槛的。可能是之前看了太多关于它的描写,譬如老克勒是如何郑重其事地看菜单,侍者是如何地察言观色,上菜如何地有条不紊不慌不乱,而那些不懂口口相传规矩的新贵们是要被暗地耻笑的。这当然是发生在过去很久的事情,不知道现在又将如何变化。
红房子一点都不红。灰黄色的桌子,鹅黄色的沙发,仿古的吊灯,新式的空调。我是坐在靠窗的位置,透过彩色玻璃可以看到对面建筑上挂着一条横幅,某月某日请不要带你的女朋友到这里。快要到情人节了,处处都可透着着粉红色的气息。邻桌是红房子的厨师和他的朋友,点了一杯柠檬红茶,也就是立顿红茶包加一片柠檬,边谈边抽着烟。好在,换气机马力充足,我几乎闻不到烟味。
我点了黑胡椒牛排,什锦色拉及一份罗宋汤。照理黑胡椒是很浓重的,但吃到口的牛排很清淡,几乎是原味。色拉一般,自信地说没我做得好。罗宋汤不错有整片的牛肉只是分量少了些,呵呵。因为坐在门口,进进出出的人一览无遗。比起其它西餐馆,这里来往的老年人很多。有夫妻相互搀扶着,有举家前来的,也有一个人拄着拐杖来的。甚至都看到89岁的老翁微微颤颤地挪进来。这些人看得出都是老吃客了,熟门熟路地坐下,某个服务员就会过来招呼一声,不久端上一盘或几盘东西。以我吃西餐的经历,这里的味道至多算是一般,生意能络绎不绝,大概是怀旧的情结起着更重大的作用。不想以后不说别人,就说此刻我就万分想念儿时自己制作的汤团。昨天元宵,我也只应景地吃了一只机器包出来的。这一份感受日剧《午餐女王》是表达得淋漓尽致,多年不变的蛋包饭让顾客们泪流满面并坚定了信念:这飞快旋转的世界里还是有些东西从不会改变,永远永远。
结帐,104元,递过找头和发票(很少有主动给发票的餐馆),穿大衣时,听到邻座对电话的那一头说:我在红房子,等下再打过来。语气中的气定神闲不容置疑。
告诉妈妈,帮我买水磨粉黑芝麻,明天准备做汤团。据说宁波人个个都是包汤团的专家,更何况我是从娃娃就被抓起的。那汤团外外表只只光洁,咬一口,皮子糯性十足,但从不粘牙。黑色的馅心会直往口腔里喷射,甜甜的,烫烫的,想想就教人满心欢喜。
四川北路的那家游子老鸭粉丝汤装修后重新开张,多了楼上。统一了餐具,刻着自家的招牌。涨了一元,忙时仍旧要排队。有好吃的在前面,耐心会生出许多来。
Advertisements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