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About Me




    Lily@Melbourne, Australia

    Login

  • Follow 静水深流 || Still waters run deep on WordPress.com
  • Archives

独善其身

在昨天的《青年报》看到,有家托老所用50元管理费来刺激子女接老父母回家过年。据说这一措施实施下来,效果颇好,可能以后还要实行下去。类似的新闻最近看到不少,有公布回家次数的,有发放孝子费的,初衷都是一样的,希望常能陪陪寂寞的父母亲。
看到这些个报道后,想到了孙老师曾在课上曾说过自己的一些事情。他爸是干部,离休下来不免有些失落,忙里偷闲他带爸爸去了新天地等上海的一些时髦地带,可是感到爸爸并不很特别开心。没多久,他爸就得病去世了。他说,我不清楚我这样做是为了让父亲安享晚年还是为了保全孝子的名声给自己一个安慰。我真的知道父亲心里要的是什么吗?现在,我很怀疑。
听得时候我心头也是一震。老早我在《读者》里看到,夫妻两人相敬如宾,分一条鱼也要把最好的部分留给对方吃。直到年迈快要离世了,才恍然双方的喜好正好是与自己相反的,为了不辜负爱他们彼此忍住一辈子不说。
有些事情,譬如上面说的吃鱼通过沟通完全可以了解。而有些事情,我想沟通只是让对方知道有这情况,极为表面。
孙老师又说:谁能对谁负责……这句话撕破脸的情人间常说,高瞻远瞩的父母也会对小孩子一本正经地说,可是反过来用在父母身上却觉得非常别扭。做子女的要是拿着它当宝剑到处说,肯定会受到道德的谴责抬不起头来。其实这话有错么?赫赫。我并不赞成大家要各顾各地扫门前雪,只是觉得千万别把别人过分得当拐杖,当希望当依赖。这个别人是除了自己之外的任何人。
大多数的时候,我们都是一个人的。大多数的事情我们也得一个人来承受,学会和自己生活,享受独处时光便是一门终生需要温习的功课,可惜从来没有这样的学校这样的老师。
可怜的是今天的父辈,在养儿防老多子多福的传统中长大的立即便跨越式的进入社会养老独生子女,思想还没有准备好,身体却老了。外面前所未有的五光十色反衬他们的世界便更暗淡无光。
好像似乎只能用50元等等外在干预,或是凭子女的良心(在那报纸上看到一个人说每年我都接父母回家的,是给自己的孩子做个榜样。这良心听上去也有那么点不太舒服)才能让他们感到开心感到温暖。该去怪谁又该怎么去弥补呢?
晨起时开始看《一封陌生女人的来信》。电影看过了,觉得那女的是神经病背景很好听,但同学小燕说书写得不错,值得看。我不懂德语只能看翻译,能否读出作者本意也真不知道,目前肯定的是这个陌生外国女人是在用自以为对的方式爱着他,是崇高还是自私或是其他别的,这个我就又不知道了。说到这里又想起前日晚上收到一条来自陌生人的短信:好久不见你了,lingling。哈。
 
 
Advertisements

3条回应

  1. 第一回见这么评价那主角的

  2. 我不理解。常人不理解的东西一般就归结为异端,嘿嘿

  3. 问候以下
     
    春天是个好的季节.
     
    一些电影啊
     
    无须要很多的去写…呵
    毕竟电影比起文学是差很多的想象空间的.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