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About Me




    Lily@Melbourne, Australia

    Login

  • Follow 静水深流 || Still waters run deep on WordPress.com
  • Archives

小妹姆妈

早上得到消息:老邻居小妹姆妈前天晚上11点在徐汇中心医院离世,享年80岁。
生的是肺癌,转移到了骨头,在病床上痛得死去活来9个月,然后就在那个晚上,小妹小弟都回家休息去了,一个人走了。好在,也不是很孤独。据小妹说她舅舅也在那几天没得,也是一个伴对么?
他们家里,我所知道的都是死于癌。婆婆是子宫癌,丈夫是肠癌,而小弟得的也是癌。从医学角度来说基因是有些关系的。也有环境的因素譬如饮食性格等等。
80岁了,不能算是喜丧但作为小辈的话也不会太过悲伤,尤其是受了那么多病痛之后。作为我,见证了她20年左右在19号的生活琐屑,今天就回顾一下,作为纪念。
应该说她出身于小资家庭,嫁的人也是门当户对,小妹爸爸是辞海出版社的编辑。在文革之前,拥有整个19号的二层以及底楼的2间房,后来虽然被抄了家,陆续住进了3家人家,但仍然是19号里最大的房客。
她自己供职于储能中学教政治、语文,小知识分子吧。可是,在为人处事方面,似乎有更多小市民的习气。喜欢家长里短搬弄是非,而一旦被人发觉,又睁着一双无辜的眼张口结舌的样子,很容易让人心软,不去计较了。她没有吃过教训,便自然地又旧病复发。
其实,心底还是善良的,只是可能受够了文革的苦或是被优越家境宠坏的关系。心气比较狭窄见不得别人比自己吃得好用得好。多年以前,凭老底吃饭的时候,她当然是19号第一甚至是整条弄堂数一数二的,可多年后,凭本事吃饭了,她的失落感便与日俱增了,那数落东家西家的次数也就越来越多了。
她有一儿一女,小弟小妹。小弟智力正常,通过补习考入大学,后来补选为区的人大代表意气风发。生下的儿子更是青出于蓝小小年纪就代表小学到美国游走了一把。而小妹智力有点问题(好像说是怀孕的时候,遭到红小兵的欺侮),在小学里留级多次,她一怒之下把小妹接回家,自己辅导。小妹长相秀气和当年的山口百惠极为相象,虽然识字不多写字却很秀娟,而且能烧菜做女红。到年纪了就安排在辞海里开电梯,然后也找到一个好归宿,体面地嫁过去并生了个漂漂亮亮的宝贝。
在我的记忆中,小的时候常找小妹玩。她家二楼的大房子朝南,那时也没什么高房子遮挡,太阳一直可以晒到下午。她家的装饰柜里有许多瓷器的娃娃,最有趣的莫过是一对景泰蓝吻娃,80年代刚刚开放,看电视男女楼楼抱抱还要表清白蒙眼睛的时代,这个堂而皇之摆放在最显然的东西,自然很是夺人眼球,至少是我的,看了一遍又一遍,百看不厌阿。还有她家订阅了很多电影画报,里面有好多张山口百惠三浦友和的大幅彩照,一起撕下来贴在梳妆台上茶几上或床柜上。当然还有巧克力,我想就是那时知道世界上有比大白兔奶糖,彩纸头包着的水果糖更好吃的东西。小妹舅舅在台湾,每次过来总会带点过来分给邻居,那时跟小妹要好(虽然小她一大截但是却有很多共同语言),得到更多。现在我是记不清楚到底都吃了哪些个牌子的了,可是那份甜以及拿到手里一袋袋时心里的开心是忘不了的。
还有一天,小妹紧紧张张地来敲我家的门,原来是让爸爸看看那个发不出声音的收录机。这个东西是小弟用来冲刺大学的,小妹偷出来把玩却不当心摔了一下,若是被小弟知道了会骂个半死。小弟和小妹的关系不太好,做妈妈的似乎更喜欢儿子,而爸爸更关心小妹,据说很早就筹措嫁妆,光是电饭煲便备了3只。这是在80年代初阿,很多上海里弄人家一回家都还忙着煽风点火烧煤饼的年代。
小妹爸爸是80年代末90年代初去世的。然后小弟结婚了,那间阳光普照的大房间就变成了小弟的新房。原来小弟乱糟糟地西厢房就成了小妹母女的休息地。婆媳关系一般,好的时候也能携手出去散步,不好的时候也会吵得鸡飞狗跳。后来,房子动迁了,小弟仗着长男又有小妹妈传男不传女的想头占了便宜,伤了小妹心,有很长一段日子小妹没去看过她妈,虽在一个城市里却形同陌路。小妹妈毕竟是老了有点糊涂了,在房子的置换买卖中被骗了若干钱,可是脾气还是和当年一样忍不得一口怨气,又是去电视台上法庭请律师的,这样来来去去的一折腾弄出了病,17层的新房子没住上几天直接进了医院,没能出来。
小妹在电话那头哽咽,说是没陪在身边。大概是天意吧,有的时候老天就是要让你后悔一辈子,遗憾一辈子,内疚一辈子。不管有智者说父母之恩其实只不过是在偶然的时刻造化了你一下,他们抚养你爱你也是自然属性。可是,他们抱你喂你是你人生之初的守护神,这些个恩情在我们凡夫俗子眼里就是天大的。
作为活着的人,除了缅怀是吸取教训,待爸爸妈妈好一点,待身边的人好一点。生气时也别说恨话说混帐话,那些个会气在心里的人都是真正在乎你的人,而这样的人,这世上并不多的,走一个也不见得会再来一个补上。是吧。
//从小,就想写《石库门风情录》,写19号里的悲欢离合。比起王安忆陈丹燕笔下的上海人家,我想这里更能代表。上海多的是市民阶层。他们不是每天西装笔挺去红房子吃西餐凯司令吃下午茶的,也不大会为生机所迫整日颠沛流离。他们一般有一份工作,可以糊口并在特殊的日子里吃一点好的。他们有一两套体面的出客衣服,但经常穿得还是夹克工作裤。他们有一间外表普通的房间,但里面尽其所能得搞出点品味。他们也说些闲话但更多是关起门来享受个人生活,看看电视管教小孩打扫庭除,一日又一日的。
有很多的内容可以写,却还停留在空想。老邻居们在这时间段里结婚生子生老病死,没一刻停留。生活在继续,在轮回。
 
 
最后祝小妹姆妈能得到永恒的安息,再见。
 
 
 
 

 

Advertisements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