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About Me




    Lily@Melbourne, Australia

    Login

  • Follow 静水深流 || Still waters run deep on WordPress.com
  • Archives

驯悍记

感谢秋萍,让我不再错过。
+++++++++
最近一直听鸟语。从韩语到后来法语,把那首《蝴蝶》一直听成布瓜(大概我太想念木瓜了,呵呵),然后是听藏语在扎西得勒的基础上添了尼玛、达娃几个新词,这次听得是波兰语。总体感觉波兰语质地很硬不够抒情,特别当凯特丽娜大喊大叫时,真够撕心裂肺的。
此剧和莎士比亚的原剧有些出入,似乎凯特丽娜并不是悍妇而是女权主义萌芽的觉醒者。她呐喊她不羁是因为她心中对现世虚伪做作的强烈不满,而她妹妹就是那虚伪做作的典型,所以形成强烈的对比引发激烈的碰撞。最后在彼特鲁乔采取了“以暴制暴”的方式后,人前她是一个俯首帖耳的妻子,而独处时,她依旧还在“应该”与“不应该”中苦苦挣扎摇摆不定。
要人生快乐就是坦然接受已经存在的事实,患得患失的话那将总是痛苦,而且会永远痛苦下去。所以,除非你醉心沉迷于这样的体验,否则就不要去学习婚后的凯特丽娜,
虽然要不断地转头看字幕再转头看表演,但由于节奏并不是很快当中也会穿插着一些无关剧情的插曲而且有些表达只要通过语气和神态也能猜出大概,所以不是很累。布景在话剧中也算是比较豪华的了,用活动地板来切换场景,只是有些个真实的过头了。不断地抽雪茄,真的雪茄,剧场里烟雾腾腾,很不舒服。
在婚礼那一段中,等待新郎,大约有5,6分钟的静默。演员们没有表情没有对白,坐在下面的观众开始是屏住呼吸,后来有点把持不住了,椅子发出微微的吱嘎声,身体前前后后的摇摆不知所措,快接近忍耐的极点,新郎倌穿着婚纱驾驶着一辆电瓶车突然从舞台一边上来了,喜剧的效果在这一刻爆发出来,所有的疑问化作酣畅淋漓的大笑。大概导演也懂得一点心理学吧,因为一般人是无法忍受寂静的,尤其在这么多人的情况下却听不到一点声息。
看完后,出来。安福路是一条小路,马路的一边是高楼一边是棚户,有前卫新潮的家具店,也有简单破旧的修鞋摊,是上海的一个缩影,快速飞奔的前脚以及拖泥带水的后脚。抬头看了看天,能看得到月亮。然后转到乌鲁木齐北路,那里有高架有宾馆,灯一下子亮堂起来人也多了起来,而月亮也就看不清楚了。
我是喜欢看话剧的,因为喜爱看故事因为喜爱小剧场。但不喜欢所谓白领剧,充斥着颓废暴力。12月会有《简爱》,这是我非常喜欢的一本书,只是如果说焦晃还能勉强算罗切斯特的话,那奚美娟演简年龄上多少有点出入了,可是好的话剧演员也不是随便哪个人就可以当的,这就是矛盾。我会去看,然后再说给你听。
Advertisements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