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About Me




    Lily@Melbourne, Australia

    Login

  • Follow 静水深流 || Still waters run deep on WordPress.com
  • Archives

2002

 

2002's Diary

发表时间:2002-1-8 13:42:00
标题:檞寄生
内容:我买了这本书,吸引我的不是痞子蔡而是赠送的CD。我一直都是这类为了椟而买珠的新楚国人,呵呵。拆开后也是先听CD再翻书,却没想到居然还是被他给感动了。
感动的并不是情节而是那些调侃中略带伤感的文字。这些话我熟悉这样的场景我熟悉而这样的心情也熟悉。‘我就在你转身的地方’‘在不认识你之前我朝着你的方向前进,在认识你之后你的方向就是我的’‘经过多少年,终究不肯剥去红色的外衣’‘等燃烧尽后,我就在你心里’……………………
认识一个男孩,抽烟得厉害,我说抽烟不好有害健康。他说女孩子们不都想念这‘味道’吗。我说那是辛晓琪在自怨自哀。他无言。在旁人那里知道他轰轰烈烈地爱过一场但那个女孩还是扬长而去,分手的理由之一是他没有男子气。他就这样学会了抽烟,学会在烟雾缭乱中掩饰自己。也笑话过一个烟民他戒烟如戒爱,他一本正经的说你不知道哎,其实戒烟比那更难。我没抽过烟家里对烟都反感,所以说不上有什么感觉。但我很清楚自己如果无可救药地喜欢上了爱烟的人我也会说‘那你就抽吧’喜欢一个人就是如此的无条件无原则。
用‘无限接近爱’这样的话来表达感情,也是我惯用的手法。有时候甚至会用外语手语,在这样的情况下不用母语自己能说得坦然些也不必担心结巴。呵呵,有点象围城里的那个苏小姐。
读檞寄生还会联想到多年前读琼瑶的‘菟丝花’看完后就忙着找人对比,听到别人说你象知劲草后就欢欢喜喜,觉得自己真的是又强大又能干。而现在特别是在累的时候真想做一株寄挂在别人身上的植物,只负责美丽或者只负责开放。这种生活简单既轻松也不能说不好。当然这只是转瞬一间的念头,习惯了的思维作风不会是一天两天就能改变的,哪一天我真的成了寄生虫,估计也不会喜欢这样的自己。
爱情世界里永远都在上演着这样的戏,它自己从来都没有变,变的只是演员和观众。只是我们还总是不断地为自己的每一次表演一次次的流泪微笑颤抖不已。

补记:食指 烟

燃起的香烟中飘出过未来的幻梦,
蓝色的云雾是挣扎过希望的黎明。
而如今这烟缕却成了我心中的愁绪,
汇成了低沉的含雨未落的云层。

我推开明亮的玻璃窗,
迎进郊外田野的清风。
多想留住飘散的烟缕–
那是你向我告别的身影。

喜欢食指的诗,直白而透明。

发表时间:2002-2-3 16:32:54
标题:星期六的网聚

内容:出场演员:Athos,Mary,Chineseboy,Luxifer_xx,冰儿,小天,福力霸,吸血伯爵和我。(绝对的阴胜阳衰,公道的说现在女孩子确实比男的要出挑)
地点:上海音乐厅后部分转移到环艺。(有人喜欢搞双人行动,我总不能拆散吧。有人是孝子,我也不能阻挡吧,有人住的远,我都不送了还能拦截吗,还有1人要参加考试,我非但笑脸相送还有些得意,多给面子啊)
时间:2002年2月2日(全都是2,奢望还有2022年2月2日的约定,至于22222年2月2日那就不敢想了)
花絮集锦:
1,北京时间一点钟,Athos就打来电话,说他已经到了,搞得我赶快背起包奔跑出去,摔倒了一只花盆。
2,司机师傅翻偶的口袋,谁叫自己带着大包小包,行动不方便呢。
3,自称视力顶刮刮的Athos错把一路人认作为Luxifer_xx,害我浪费了感情。
4,唱歌间隙很安静的时候,我拿起话筒郑重地对大家说:洗手间在那边。
5,在女同胞的软硬兼施下,男同志终于唱了〈爱江山更爱人〉。依我看这首歌唱得最是有感情。
6,为了活跃气氛,只能自己献丑〈健康歌〉,让Athos当爷爷,这等美事他居然也一百个不答应。
7,最后的一小时是吸血伯爵的个人演唱会也可以说是他的爱对某某说,嘿嘿。。。

最敬业:小天。除了唱歌+吃东西外,谈的都是欢乐聊天。
最沉默:男士,Chineseboy。没有主动和女同胞说话过。
女士,Luxifer_xx。别人问她就答,别人不问她也不说。
最活跃:Mary。1000个鸭子形容也不为过。
最感动:Mary,Chineseboy,冰儿。一个翘班过来。一个从不参加网聚。一个还马上要考试。
最绅士:Athos,一看到杯子空了就帮忙倒可乐。
最惊险:福力霸。一服务员一脸严肃地问你刚才在干什么。‘我只是摁这个,那个键啊。福力霸一脸无辜的说。

在环艺:
花絮
1,Chineseboy走得快了我们觉得成了他的跟班。走得慢又怕给甩掉了。3人并行又感觉成了排门板。
2,售票小姐问:有没有ELONG卡。我找了半天终于从皮夹的底层翻出。她划下号码,只便宜5元。
3,Chineseboy体贴的说女孩子应该多吃点素的,虽然我只爱吃荤的,不过很装蒜的只吃眼前的茄子。
4,不管是饭前饭后,我们3人走的都是“后门”外加“冷门”。
5,看到电影里大嚼大吃的情节,Mary拿出了蛋糕。镜头一过,她又吃不下了。

纪念品:3人的电影票,照片(还没冲出来)以及大家的笑脸。

遗憾:忘了请Chineseboy表演皮笑肉不笑,忘了请Athos表演眼泪和口水不容易出来的倒立。

表扬:9个人都准时到达。

后续:我们将计划去杭州。。。好了还有的就请大家补充吧

发表时间:2002-3-29 19:59:22
标题:感觉在音乐

内容:
音乐我是一直听的,小时侯爸爸每天下班回家就是不停地用四喇叭放前苏联歌曲或是古典乐曲.在听了那么多年后,我能倒背如流“喀秋莎”尽管一点也不懂俄语,对老柴小舒就象隔壁邻居一样熟悉尽管他们根本不和我生活在一个天空下.有了自己的零用钱后开始有了自己的主张喜欢起了港台歌曲,出自我那时代的东西只要你报出歌者一般就能说出他她们的代表曲目.听的音乐不能算少,但对欧美音乐却可以说是个白痴.读书的时候不喜欢很大的原因是不喜欢英语,工作的时候不喜欢很大的原因是无法认同他们演绎的方式.他们中很多常常会是撕声力竭的,声带共振出来的声音就象在拼命地拉扯一块布头,这布头若是一块锦帛那么还有点壮烈和残缺美,偏偏是块又脏又臭的破布头.呵呵.所以无法喜欢,当然除了传唱已久的欧美老歌譬如’yesterday’ ‘all you need is love”yellow submapine’……
感谢Athos,他是我欧美音乐的引路人。他介绍我了the door等等适合我听的歌曲。我通过他推荐的‘KAZAA’下载了所有他所说的曲目。把它们整理在一起,整日整夜的不停的播放。几天听下来,也得出一些自己的感觉来了。目前还是喜欢ENYA,尽管这位小弟把她贬低的可以。说起他了又想起和他刚刚认识的时候,那时我已经开始不喜欢用QQ聊天了,可他好象正是最爱的时段,我估计当时他除了必须的睡觉吃饭他都扒在网上了,他喜欢上网也碍不上谁,可他老喜欢用个软件来监测别人,常常把我从隐身的状态给揪出来,搞得我哭笑不得,觉得他真够不通人情的。现在他也开始厌倦了网络或许这是个长大的标志吧。呵呵,昨天我也干了那样的缺德事把大唐给拉出来,叫他给我找个斑竹职位给个小朋友当当,大唐心里大概在想你真磨人。
自己介入音乐的方式是十分粗鲁的,几乎没有关上灯泡杯茶水静静聆听的时刻,一般都是把音响开得很大,然后边做事边漫不经心地有一搭没一搭的听着。这种听法肯定会被认为是对音乐的亵渎尤其面对的是严肃音乐吧。
关于音乐还要提一下另一个人,她是我的先生,说是先生也就比我大四岁。熟悉她是因为她是我先生每星期要见面,而认识她只是因为她的一句话。有个学员说:赵先生请你说话声音大一点。她看了看他回答道: 我注意过你了,你无法听清楚不是我的声音不够大而是你已经无法跟进我的讲课速度。会讲课的老师每个阶段我都碰到过几个,而如此有性格的先生我是第一次碰到。我不由得多看了她几眼。她是安徽人,人还没我高,脸上有着在上海可能只有小孩子才生的椿。这样一个带着‘乡气’的人接触下来却是一个货真价实的爱乐者。谈论学术之余我们说起了芭蕾,我很不好意思的说自己把芭蕾看做是圆规舞,看高雅表演的时候忍不住想瞌睡。她说芭蕾看的不光光是技巧,如果是技巧还不如去看体操了,更看重的是演员表现的张力以及丰富的脸部表情以及此时的配乐。我们中国的女芭蕾演员跳到27,28已算是极限了,而国外的很多能跳到40,50。区别就是在这里………………我说那么下次我们一起去看芭蕾吧,有你这个专家指导,我多少能看得懂些吧。她说好啊,5月有‘红与黑’的芭蕾,很值得去看。呵呵,只要不是‘天鹅湖’就好,这个天额湖,老天,我真搞不懂为什么会有那么多人乐此不疲的看津津乐道地谈?除了炫耀单腿360度旋转技巧外实在没什么看头,连我这个外外行人也看得出来得啊。
音乐就是一个背景一个能让你回忆过去的催化剂。我想的音乐就是这样的。

发表时间:2002-4-2 15:25:46
标题:从股票开始

内容:2002-03-30 21:52:11 一道
你玩股票吗?

2002-03-30 21:57:32 萧萧
不懂,我爸爸买

2002-03-30 21:54:04 一道
做得的好不好?

2002-03-30 21:58:56 萧萧
赔,最近一直跌啊

2002-03-30 21:55:12 一道

2002-03-30 22:00:31 萧萧
还是不懂好,这东西很少有人能玩得过来的

2002-03-30 21:56:43 一道
不是吧

2002-03-30 21:56:55 一道
我觉得还是懂点好

2002-03-30 21:57:44 一道
很有意思的

2002-03-30 22:01:59 萧萧
懂它干吗呢??
我相信实干而不是投机取巧,靠这个想发财,除非你有后门

2002-03-30 21:58:46 一道
你可以不投机,投资呀

2002-03-30 21:59:36 一道
比放在银行里有价值

2002-03-30 22:02:48 一道
你也是一门学问,应该叫金融界

2002-03-30 22:07:21 萧萧
我记得犹太人说过一句话:我们只用傻瓜的储蓄做投机。
我一直在想如果没有傻瓜他们能”聪明“吗…………

2002-03-30 22:08:17 萧萧
我怎么是一门学问???
不过我学过经济学,西方经济学念得最好

2002-03-30 22:04:16 一道
很有哲理

2002-03-30 22:05:09 一道
我打错了

2002-03-30 22:09:50 萧萧
我想呢。
所以么,我就做傻瓜蛋好了

2002-03-30 22:06:50 一道
我学得还是懂点好

2002-03-30 22:11:58 萧萧
咳,现在没时间没时间哦
我想懂的东西太多了,越学越觉得自己很无知

2002-03-30 22:08:55 一道
可以感觉一下自己做老板的滋味

2002-03-30 22:09:02 一道
稍等

2002-03-30 22:13:47 萧萧
哈,小小股东的滋味

2002-03-30 22:13:27 一道
不是的,是自己决定自己的事

2002-03-30 22:16:11 一道
决定对了的喜悦,失败的。。。

2002-03-30 22:20:35 萧萧
还是决定不了,因为有时你甚至要考虑一下交易所旁卖茶叶蛋的意见

2002-03-30 22:17:42 一道
哈哈哈

2002-03-30 22:22:08 萧萧
还要等它变成了手中的钱才好说。
而这些与投入的精力不成比例,用经济学的看法来说叫资源浪费或是机会成本过高

2002-03-30 22:18:29 一道
你有点落后

2002-03-30 22:22:36 萧萧
:)

2002-03-30 22:24:32 萧萧
大概吧,不过我觉得整天泡在那里很无聊
毕竟这样的努力增长不了社会财富,只是社会资源重新分配而已

2002-03-30 22:20:51 一道
看样子,学历很高,知识也很多,就是有点。。。

2002-03-30 22:23:52 一道
没让你整天都泡在那呀

2002-03-30 22:28:05 萧萧
你在臭我:(

我想我有自己的想法不愿意人云亦云,就象现在很多人在玩彩票,我压根就瞧不起那些人~~~~~~~~~~~
这和抄股票又不一样咯

2002-03-30 22:28:48 萧萧
要赚钱就一定得花工夫

2002-03-30 22:28:40 一道
也对

2002-03-30 22:28:52 一道
没在臭你呀

2002-03-30 22:29:02 一道
你怎么样么说?

2002-03-30 22:29:21 一道
哪有师傅臭徒弟的

2002-03-30 22:29:45 一道
只是我觉得多学点好些吧

2002-03-30 22:34:09 萧萧
你说我就是有点,有点什么啊。

刚才你不说话我还以为正说到师傅痛处了,西西

2002-03-30 22:30:29 一道
固执

2002-03-30 22:30:52 一道
刚才打台球有个人嘴不好

2002-03-30 22:31:02 一道
和他吵了两句

2002-03-30 22:32:14 一道
师傅有时也买彩票的,你也敢瞧不起?

2002-03-30 22:36:44 萧萧
师傅涵养要好,反正谁都看不到谁。
恩,确实是的我,一旦形成自己的看法很难改。
但等我有时间了,我一定去抄股票,我老师说我抄那东西有天分,西西

2002-03-30 22:33:02 一道
都像你谁都不买,那社会福利事业怎么发展?

2002-03-30 22:33:55 一道
哈哈

2002-03-30 22:34:34 一道
我喜欢尝试没做过的事情

2002-03-30 22:39:33 萧萧
这是国家想出来赚钱的法子。
如果允许个人卖彩票,我第一个去报名,这是个包赚不赔的买卖

2002-03-30 22:40:11 萧萧
:)
我喜欢做对我有意的事情

2002-03-30 22:37:00 一道
看样子经济学学的就是好

2002-03-30 22:37:05 一道
哈哈

2002-03-30 22:37:21 一道
又好说师傅讽刺你了吧?

2002-03-30 22:42:03 萧萧
理论知识一定得通过实践的~~~~~~~~~~~

 

2002-03-30 22:42:49 萧萧
没有,师傅在灌输自己的价值观

2002-03-30 22:41:47 一道
有些事不做怎么知道它是好是坏?

2002-03-30 22:46:32 萧萧
可以预期可以判断

2002-03-30 22:43:29 一道
怎么知道对与错?

2002-03-30 22:48:46 萧萧

没有对错,只有是否适合

 

 

2002-03-30 22:45:07 一道
怎么知道是否适合?

2002-03-30 22:50:26 萧萧
直觉,呵呵女孩子有第6感的

2002-03-30 22:46:25 一道
不争了,只是说说

2002-03-30 22:46:39 一道
是的,男人也有

2002-03-30 22:46:42 一道
哈哈哈

2002-03-30 22:51:52 萧萧
谁跟你争了,我只是觉得而已

我觉得股票泡沫太大,连国外安龙也这样搞,中国的就更差了

2002-03-30 22:47:56 一道
你爸爸赔了多少??%

2002-03-30 22:52:53 萧萧
谁知道,他不肯老实交代的

 

2002-03-30 22:51:57 一道
我反正赔了50%

2002-03-30 22:57:11 萧萧
哇~~~~~~~~~~
师傅大出血了

 

2002-03-30 22:53:21 一道
是呀

2002-03-30 22:53:34 一道
惨透了

2002-03-30 22:58:53 萧萧
可师傅为它衣带渐宽终不悔
……………………………………………………………………
以上是我和一道师傅的聊天记录。那天聊得非常畅快。以前他老跟我说足球谈上海的发展,有天还问我如果他来上海我、肯不肯做向导。认识了这么久了,这么点小事情还不是一句话啊。网友总是有点腼腆的,月风那次过来的时候打了几个电话又送了一份昂贵的礼物,我觉得实在没必要,见个面聊个天交个真朋友这才是我最最大的收获。
现在有很多人在抄股票,买奖券的也不少。但我不太喜欢涉足于此除了以上的原因外,还有是因为我不相信天下会掉馅饼这档子乐事。可能我是悲观主义者吧,我只相信实在的东西相信看得见摸得着的东西。我确实也固执,从一个从未谋面的师傅口中再次被验证。这样的性格对一个人特别是一个女孩子并不很好,让人感觉会是这人怎么认死理怎么如此不圆通。好笑的是,这些我都知道可依然觉得这是个好性格,真是够固执的。
我留了回家作业给一道师傅:成功是什么。他作为一个成功人士回答起来想是应该会能更接近成功本意的吧。

 

发表时间:2002-5-16 22:52:57
标题:深夜

内容:很喜欢拆信的感觉却很懒于写信,渐渐地就疏远了信封信纸,前些日子在小摊头上看到很印着不知名小花的信纸,蓝色的底子清清爽爽的样子,让我一口气就买了10叠。今夜,在这样的纸上又是怎地勾勒心情呢。。
  现在的时间呢是23:00,这个时间应该大多数人都睡了吧?可是对我来说也许就是写文字的最好时机。因为这时候的心很沉静。依旧是放着许美静的歌,依旧是一杯浓郁的雀巢coffee。夜色是一面幽蓝的湖水,我们的心在其中荡漾,沉寂的日子里,我写作。写作是一件烦闷的工作,并且还伴随着莫名的饥饿感,有如怀孕生子,其结果常常无法令自己满意,但是在结果出来之前,期望远远大于失望,所以我写字。把文字贴到网上,犹如把花瓣洒向风中,有一种莫名的苍凉,唉,苍凉。
上网,看见大家的跟贴,心里暖融融的,原来自己被如此的关爱着。下网,面对着冷清清的房间,突然想哭。可是泪水怎么也流不下来。寂寞,空虚,颓废,这就是我的生活。我曾想到过离开这个世界,可是却无法做到,因为我是懦弱的人,缺乏勇气。 常常跑到7楼顶,一个人看夜色,抽寿百年,想象自己是在江南的某个小镇的石桥上,仰望星空。可是现实里除了一片灰蒙蒙的云,什么也看不见。 回家的时候,总是把电脑开着,放歌。 我在沉默中度日如年。
我要的幸福,没有人能给。
我家的阳台上,有一株小小的百合,百合是我最喜欢的花,看着清凉的露珠在百合枯萎的花瓣上颤动。在晨曦里闪着柔和的光芒。我把它放在角落里。让时间和灰尘将它掩盖。直至我偶尔看到它,会想起它曾是一朵娇艳的花。
喜欢浅蓝色,因为浅蓝色在我看来代表着淡淡的忧伤,些许的浪漫,和点点的温暖。
我是极度需要被爱的人,爱情对我来说,是吗啡,让我对抗着生活的空洞。
闭上眼睛,可以听见我温柔的呼吸
刚才推开窗户,让夜晚的凉风吹过。很刺骨,打了个冷战。关上窗户,不经意间,看见了已经枯萎的百合,只好苦笑。
内心涌起的暗潮把我冲向记忆的最深处。本以为早已忘记的事情又浮现在眼前,突然有一种想抓住的感觉。本以为亘古不变的东西却因小小的气泡,碎了!一切都那么的合乎常理,却有出乎想象,一切都是那么矛盾,却又协调。就如同世界中没有了那些花花绿绿的点缀,当一切都归一为统一时,一切也都消失了。也许人就是这样的矛盾,在矛盾中寻找快乐和痛苦,让自己有了一份记忆。
你还小,生活的滋味究竟是怎样的,你以后会尝到的。但愿天天天蓝。
我不想在沉默中沉没。
好了,我也该睡了。

生活对于我来说好象总是不断地为了告别而相逢,咳………………

发表时间:2002-6-8 22:22:55
标题:百年孤独

内容:一百年之前你不是你,我不是我
——————————————
很遗憾,自己与张洁擦身而过,很幸运,在今天隔着屏幕聆听她在北大的演讲。
其实我也算不上什么张洁迷,最初知道这个人,也是一张小报上短短200字的介绍,说她的‘沉重的翅膀’‘那个最疼我的人去了’被摆在圣经旁边。看后便忍不住的去淘去阅读。
张洁是一个上了年纪的人,她写的东西发生的都是在70~~80年代的事写得很罗嗦,脸谱化也浓,原本是无法引起我共鸣的,但是不知怎么的就是喜欢。可能她写的真情,能让我与主人公同悲欢吧。

她说她不喜欢‘挪威的森林’,她不读琼瑶,张小娴。她觉得和坐在下面的学生有代沟,不仅是年龄上的差异。
她解释说:在这个世界上,在你的生命里,你当真觉得能跟谁沟通吗?
“反正我不可以”。她说,“我不认为人跟人之间可以沟通。所谓对话只是让大家彼此知道而已,灵魂中最微妙的感觉你能表达出来吗?
……
听到这,我联想到的是‘沟通无限’的广告词,呵呵,很多人认为只要打通就算是沟通了吧。对照她的说法原来满不是一回事,太多的时候人与人之间只是了解知道认识而已,而这只是沟通的必要条件不是充分条件。
她又说她习惯了孤独,以后可能也会象灰一样沉默。她说我的书有10个人能看懂,也算很好了。
习惯孤独,无助的字眼。
无人理解,凄凉的感叹。
孤独是要陪伴一些人一生的,不管她是否家庭幸福生活美满。我瞎想着。
孤独时,问上帝与魔鬼有多远,
  上帝说:在我身边
  魔鬼说:你就是我
  灵魂抛弃能遗弃自己的人,但灵魂在宽容的看的。
周国平说人人都是孤独的。
就象张洁说的我们永远无法走进别人的灵魂深处
我们都是孤独的人,
反正
一百年之后你不是你,我不是我
所以
这孤独
也就100年的期限。。。

发表时间:2002-7-26 10:31:13
标题:伟大事迹下的卑微灵魂

内容:昨天在报纸上看到一个女孩子的整版事迹,赞扬她如保尔云云。很巧,我还是比较熟悉她,所以有些话想说。
她的病痛报纸是详细记录了,表现出的坚强报纸也记录了,可是她心中的难过报纸是只字未提。
她查出病的时候正新婚不久,本以为能白头偕老的丈夫无法忍受她的不健康而离开她。这样的打击我想谁都会难以承受的,虽然说时间会冲淡一切,可是她,没有时间。她的公司给了她过多的荣誉,让她只能不许哭地忍痛上班。做一个典型很光荣但有时说得不好听点也是个活靶子。
我不是她的朋友不知道她最后的日子里是怎么过得,但听说在她葬礼上荧光灯闪烁,领导云集犹如一场表演秀,又听说气氛很是紧张她的兄弟们差点动手打人……人生的最后居然还不可以庄严一回,实在是个可怕的笑话。
给予如此之多的关注,安慰的是她的家人,我确定不了她家人是怎么想的,可能这样做勾起的只会是又一次心疼。至于她我想是肯定不需要了,她需要的是安静是遗忘。。。
//靠死人发财扬名又来了一次,在那张报上提到某某大学,某某公司N次,担心读者无法理解还把这些个某某的前尘旧事也一一表述清楚,想来这是某某们赞助的吧,咳。

发表时间:2002-8-2 15:54:38
标题:行走风情

内容: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我习惯了奔波的日子,每天一睁开惺忪的眼时间便开始进入倒计时。风中,雨中,人海中,匆匆地我来,匆匆地我去,空空的我来,也依然空空的我去。影子被远远地抛在身后,叹息被深深地锁在眉间,我只让你看到似乎很灿烂的脸。

于是话越来越短,心越来越远,车越来越快。我从不知道我也可以把车骑得飞快,风割着脸庞,有点痛;发轻扬在耳边,有点乱。只在十字路口的灯牌下偶尔地停歇,看到警察才发现又超出了越线罚款的界限。讪笑着后退,勇往地直前。周而复始,年复一年。

其实很喜欢那首歌:慢慢地陪着你走,慢慢地知道结果……其实很怀念那段可以肆无忌惮徜徉的日子。偶尔你会牵我的手,在夏日微醺的傍晚,你总喜欢买一杯大大的可乐,而我总是喝不完。你的手微微地带着凉意,因为冰啤酒的痕迹。你的额头常常冒着汗滴,我的手帕却从没敢递出去。

记不清穿过了多少大街小巷,记不清留下了多少不知疲惫的足迹。新街口的人潮,九华山的灯海,前湖边的夕阳,中山门的月光。只是慢慢地陪着你走,偷偷地收藏这些行走的风景。也终于慢慢地知道结果,看清楚一个并不太坚强的你。我试图站得比山还高想看清你究竟离我有多远?你却从不曾察觉我的泪影,虽然我用笑容把自己伪装得很美丽。

回忆总在时光交错的夹缝中归去来兮,奔忙的我在拥挤的车海人流中喘息。在逃去如飞的日子里,在千门万户的世界里我能做些什么呢?只有徘徊罢了,只有匆匆罢了。我象一台大机器上的小零件,不由自主地跟着摆,转,紧张成了习惯,闲暇反而不自在。我的脚步愈来愈零碎,我的车轮愈转愈快,星河月光,落日夕阳,疲惫的我没有力气欣赏。从这一站到下一站,从陆地到海洋,从没有数理概念的我亦越来越精明于研究是沃尔沃还是鲍斯凯尔,是波音还是麦道,是硬卧还是软卧,是高速还是特快。只偶尔在旅程的间隙,我会怔怔地呆住,望着那些不停往后奔驰的树影,我有一阵错觉好象远去的不是向前飞奔的我而是那些不停倒退的树影。于是我的记忆跟着倒退,在倒流的时光隧道中,想起有你陪我慢慢地穿越大街小巷的日子,想起小时侯爸爸带着我走很远很远的山路去采桑子的日子,想起念书的时候一个人在山林间田垄间听风看荷的日子……

今晚我终于又一次停下脚步,放慢了速度,因为小偷的成全。他很体贴地借走我的车,让我得以无比闲适的心情去赶一堂非常重要的课。一个人空着手走在大街上,红灯灭绿灯亮人来人往,骑车的坐车的一起往前闯,喝酒的唱歌的一片乱嚷嚷……以前走过的大街全都变了模样,只是月光依旧昏黄而明亮,总是担心高楼大厦会不会遮住太阳,总是担心人群里的我会不会有一天也将苍老得象那些拎着菜筐的大妈一样……

今夜,长发迎空,轻舞飞扬。沉睡的你,清醒的你,梦中的你,宿醉的你,你们都好吗?人在旅途,要学会欣赏自己的速度和距离。那么,风起的时候,手插着口袋散个步吧;举杯的时候,把对面的位置留给我;抽香烟的时候,请留下最后一点余烬温暖我;苦闷的时候,尽情地把你的故事留给我……

无边夜色,如歌的行板,当我沉醉于沉思和遥想的时候,几乎忘记两只脚在走路,悠悠然象一只脱线的风筝,在云端里无声无息地飞翔……

//写给我的专栏,纪念昨日心情

发表时间:2002-9-13 14:45:04
标题:假球

内容:女排放了水,很多人都不满,我实在搞不懂,这样做有什么不对头。
田忌赛马叫智慧,陈忠和就被称为‘数学家’。20年前沙特对新西兰我们委屈别人好笑,现在我们有能力挑选对手别人不满自家人也跟着起哄。又要定目标,又要赛风格,在目标和赛风有背时,请问上至体委主席下至平民百姓更关切的会是什么???
有人大声惊呼,公平不存在了,体育不纯净了。呵呵,绝对的公平世上哪里有,这是个强者对话的时代,能者上,弱者下,适者生存。利用我自己的实力和比赛规则给自己创造最好的成功途径有什么不可以不公平的。别人看不惯,只能说明他们没实力。我们自己看不惯,那只能说明有些人在假清高。
联想到自己种种的不满,退到别人的思路想一想,发觉也无可厚非。给自己的亲信安插个好位置那是稳固后方,对上宣扬成绩掩盖非议这是为官之道。自己做了头可能也是这样。。。
你有选择的权利别人也有选择的权利,对于强者选择的项目更多,这有益处也有风险。这句话好象蛮适合安慰象我这种吃不到葡萄的人。:)
女排如愿拿下巴西,希望一路过关问鼎世界杯。。。

发表时间:2002-10-4 20:59:50
标题:离开

内容:‘即使太平盛世,也会想到离开。’
习惯了这个城市,习惯了这些关系,习惯了这份工作,习惯了懒散的方式,但是离开的念头始终不曾离开,如果生活就是这样无止境的轮回,那么宁可选择前程为卜的离开。至少,那些个未知延伸了对生活的期盼。
一直羡慕那些想离开就离开的人。
在还年轻的时候,想的全是异乡,却体谅不出故乡才是回不去的地方。
或许人生就是一场不断的离开的旅程。。。

发表时间:2002-11-24 16:02:31
标题:跑

内容:昨晚睡得很早,九半点,挂着耳机就静静入睡了,且睡得特别的香,很久没有这么好的睡眠了。
天还没全亮,人就醒了。忽然有了出去跑步的冲动。用冲动这种词可能会让你笑,又不是什么大好事哪值得如此‘冲动’啊。呵呵,可是早上我就是有这样的感觉,套上了绒衣穿好鞋我出门跑步了。这里原是小学现在成了会所,从这里转弯原有卖早点的现在被市容所管理了,卖牛奶的已经整理好摊位等待她的订户,而更多的小商铺还都关着门,整个街区还处在半梦半醒的状态。看到了前面有一个女孩也在跑,她的爸爸在旁边掐着秒表大声地鼓励。是为升学而补课吧,想想若干年前我也这样的拼命跑过,一心想着的是快跑是及格是前方,身旁的风景竟然没有好好打量过。两天前在QQ上碰到过桢,大学同学。谈了天气谈了电影谈了大师杯就是没有谈现在的自己,不咸不淡地手谈、告别,并没有约定下一次。时间果真是一张无法倒转的唱片,这跨出去的脚意味着不再折回。
我想某年某月,我是否也会这样在不经意中找到一种久违的感觉,回想起某年某月某时某分,比如像今晨2002年11月24日清晨。我刻意写下了这一时间,虽然有点抱歉的是,这日子没有任何特别之处。
四天前发过一次不算很高的高烧,喉咙好象总有东西堵着却咳不出来。出门跑了一圈呼吸下早晨的空气觉得好受点。或许是枝头上的麻雀或许是这清晨。
东方泛白,天已经大亮了,今天开始了。。。

发表时间:2002-12-14 21:50:52
标题:我心柔软

内容:身边有太多的人,来来去去,走不过来,我也,走不过去。

  张爱玲离开胡兰成的时候,在照片背后写着:“我不再喜欢你了,而你,是早就不喜欢我了。”是这般的倔犟,明明知道他的缺心,却就是不离开。与其带着伤口逃离,不如等疼痛到麻木,伤口结痂。留下来,是想看看这样的一个男人,能伤自己伤到什么程度。看透了,透到失望,失望到再也爱不起了。然后告诉他,我也可以不再喜欢你了。

  妖精说她要离开了,即使这里有一个那么爱她的男人,在酒吧的黑暗里,为她燃上指间的烟,任由她放肆的笑,放肆的来去。她有个名字叫不老的妖精。她是我所有朋友中活得最不羁的,我所说的不羁,是指心域上的,我喜欢她思维上的天马行空,一生努力圆好每一个梦。

  妖精,是如此美丽的女子。在秋天的时候,给我一方补血的药膳。可是冬天了,不知道它是否也能治愈感情的失血。
   她问我,是不是真的想把自己爱得跟张爱玲一样?
   要怎么回答呢?要知道,爱情,就像一幢海市蜃楼,大多数的时候,明明清楚它不过是一种大气光学现象,不过是光和空气折射而成的美丽。却偏偏朝着一个方向走下去,偏偏要去亲手触碰到它的不真实,再伤痕累累的回头,方可心甘情愿。
   是有什么能够让人,爱如斯恨如斯?想太多的人,此生都不可求。那么我的愚钝似乎也就不足为奇了,有时候,只是想骗骗自己而已。能痛哭一场,大过心死。有一天,我会不再流泪,再来看我坚硬的眼角,或许会怀念起,这时候,我的柔软。

  上海,上海是她要去的地方,然后回到她的香港。曾经在一个盛夏的午后,她在香港给我打来电话,对我说起她十八岁的梦想,巴黎,那一片如此性感的土地。我在电话的这一边,闻到维多利亚的海风,想起塞纳和左岸。想起,自己梦里的,罗马的天空,圆形竞技场上,风化的马蹄。

  曾经无数遍的憧憬过,有一天,要和最亲爱的人去走一条路,上海、杭州、苏州、无锡、南京以及绍兴。每一年,都要出去旅游,但我始终不走这一条路线,是想像着有一天,偎着最疼爱自己的男人,任他一站一站地带我走下去。当然,漫长的途中,我会晕车会呕吐,然后会有他,在夜行的车上,为我关上车窗外的寒冷。在上海的外滩边上,陪我看一场月升月落,宛若天长地久。

  已经毫无意义的一个寄托,索性自己去了。却只是跟着一大堆无关的人和事,甚至拒绝了狐狸与我同行的要求。什么都是毫无意义的,包括外滩的月色,包括断桥的去向。在暗夜车厢里,从玻璃上一瞥而过自己沮丧的脸,灰灰的,有如杭州的天色。

  回来的夜班机的候机室里,握着冰冷的IC卡电话,给狐狸长途电话。她甜甜地笑,一贯的娇媚,说着她的想念。是女子与女子之间的想念,干净的,纯粹的,无关痛痒的。
   从来没有对人说起过,其实心里一直期盼的,是归来的机场上,拎着重重的行李,看到寒风里,有一张温暖的笑脸。只一个拥抱,接走我全部的艰辛与劳顿。
   却是始终没有,连续四年的出游,每每回到这个城市,看到夜的天空,稀稀朗朗的星群。我像所有孤独的旅人,带回一箱沉重的相思,却没有人接过手。

  旅行的途中,拍了很多照片。同行的人都不是摄影家,太多当初看上去很美的景色在照片里只是背景,模糊而雷同的,是我一贯的笑容和姿势,不喜欢。
   唯有一张黑白照是最喜欢的,坐在级级的台阶上面,背后是苍老的古宅,连名字都模糊,有如岁月。不是因为照得最好,是喜欢当时的那种感觉。走累了,就卷起宽大的裤脚,席地而坐,胸前用绳线挂着一枚有关承诺的戒指。好像什么都可以离开,什么都可以放弃。不去想太多的得失,不去分辩太多的真伪,我只是,街边台阶上那个表情慵懒笑容散淡的女子。

  而在大部分时间的我,是一个穿着修长合体的套装或长裙,举止礼貌大方的女子。却真正向往这张黑白照里的自己,把承诺和爱情挂在胸前,背着宽大的包和寂寞走在陌生的城市和人群之中,一辈子都在离开。
   26岁的时候,才开始让自己对自己负责,自己给自己取暖。所谓的成熟,发现了有条不紊背后暗藏的恐慌,可如果一掌打散,就着一条不明的路摸索下去,难道就能成全幸福?

  林徽音幸福吗?有那样优秀的两个男人深爱着她。
   一直觉得,是徐志摩的爱将林徽音的完美彻底地展现给世人。他的生叙述了她的才华,他的死成就了她的美好。所以,她在他死后,在经过他的故乡时,写下:“如果我忍不住流下了眼泪,我想你定会原谅我的。”
   一个女人因爱她的男人,而无比矜贵起来。这样的男人,是值得想念,乃至为之流泪的吧。
   像高君宇与他的石评梅,一样的先她而去。爱情啊,是她刻在他墓碑上的那句话:“我只有把剩下的泪流到你的坟头,直到我不能来看你的时候。”

  真好象童话一样,流传于世,也流失于世。这样的爱情在上个世纪死去,这个世纪里,所有的男人都在浮世中,目光迷离暧昧,经不起岁月推敲。
   可妖精说,给我写一个童话吧。她说,她看到我骨子里还有天真的成分。
   为了这句话,重拾起发黄的童话书。一瞬间,世界安静了下来,离我那么远。
   在《彼得·潘》里,看到一段话:温迪用手抚弄着彼得·潘这可怜的孩子的头发。她已经不是一个为他伤心的小女孩,她是一个成年妇人,微笑地看待这一切,可那是带泪的微笑。

  合上书的时候,我哭得那样伤心。想起那个曾经唤我阿moon的男子。他同这个时代大部分的男人一样,拒绝成长,害怕责任。可我却要成长,长到有一天,他再也认不出我的模样。
   不说爱,不告别。你喜欢这种方式,我也可以无动以衷。
   只是,如果说爱。要记得给我的爱,是那个繁体的爱字,记得要把心放进去。
   如果没有,就会觉得荒凉。
   所以,千万要记得,一笔一划都不能少,不能带过,不能简写。要记得,有一天,我会爱到绝望,你就不会再看到我的温柔。
   要记得,什么都是有时限的。要知道,没有谁会一直为谁守候,流水有流水的方向,落花有落花的去处。要相信,任凭沧海百转,我们终究都成不了对方的桑田。

  这样的夜,这样的深。打开音乐,听狐狸给我的CD。穿过骨头抚摸你。杯里的水,什么时候冷却了下来。双手找不到温暖,在键盘上寂寞了太久。已经荒凉,如同心。
   多年后,彼得·潘看到已经长大的温迪,他痛苦地说:“你答应过我你不长大的!”

  什么是结局?是看着对方的时候,记忆在心里像广角镜一样拉开,泛出旧日的情节,却再也亲吻不上他亲爱的侧面。
   “可是,我没有办法不长大。”这是温迪的回答,温柔的,无奈的,认命的。使彼得终于抽泣起来。

  这是我告诉你们的。已经物是人非,爱情走过去,眼泪留下来。我们,没有办法不长大。真的,没有。

2002年,我的心情日记
 

 

Advertisements

一条回应

  1. 眼泪掉下来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d 博主赞过: